关于我们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次主动要求德国《明镜周刊》采访

主页 | 中国 | 科教文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次主动要求德国《明镜周刊》采访 2013-02-2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本周一出版的最新一期《明镜周刊》刊登了中国作家莫言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四个月后第一次主动要求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报道,题为“我有罪”

在采访中莫言回答了很多人们关心的问题

《明镜周刊》是德语世界最具影响的刊物之一

记者获悉,本周新出版的杂志刊登了对中国作家莫言先生五页的采访报道,题为“我有罪”

这是莫言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四个月第一次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在采访中谈到了很多人们关心的问题

为此,有关这篇文章的情况,记者采访了旅居德国的华裔社会学家王容芬博士

王容芬博士研究当代德国社会学思想问题,因此对于德国媒体以及记者的情况也有相当的了解

她首先对记者说,这位《明镜周刊》的记者赞德(Bernhard Zand)先生也是去年年底才派驻中国的新记者,他的思想风格和该杂志前记者也有所不同

关于这次采访,王容芬博士介绍说,“莫言很少、记者也很难让他接受采访

这是他得了诺贝尔奖以后第一次他主动要找记者说,而且他说会很简短,但是一侃侃了两个小时

为什么呢

因为他那德文本的《蛙》一书最近要上市

记者赞德同时也是个编辑,在编者按中就说,这是莫言获奖以后第一次跟记者谈话

莫言在谈话中说,他要做自我批评,但是他主要的是批评批评他的人

然后报道采访内容之前先把他的简历介绍了一下,说是共产党员、军官

” 关于采访中莫言所希望谈的《蛙》一书,王容芬博士说,“说到《蛙》的时候,莫言说,我是一个快手,我写作很快

但是我更是一个深刻的思想家

我主要考虑在我公开的言论之后,我对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是否讲的很清楚

他说,作为一个父亲我认为爱生多少孩子就生多少个孩子

但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必须按照党章办事,得想到国计民生的大计,这是我国的国策

但是我反对以任何暴力不让人家生孩子

记者就说,正是这点,你这书里的姑姑,暴力是经常出现的

记者说,你这姑姑可是个妖魔化的人物,整个是个魔鬼啊!” 为此,在采访中莫言强调,他绝对不让他姑姑看这本书

关于人们所关注的莫言歌颂薄熙来唱红打黑打油诗,王容芬博士介绍说,“他当时就把那首诗又在纸上写了一遍

《明镜周刊》还刊登了莫言拿着一支圆珠笔抄这首诗的照片和这首诗

他说这是重庆的一个诗人朋友求他的‘墨宝’

他说我们诗人之间经常要互相送墨宝

他说,我这里说的是,我们做诗人的,如里面有一句所说,‘为文不惧左右党’,就是不怕左边的,也不怕右边的,这是坚持自己的立场,是高尚的人格的表现

这不沾边啊!人家当时就提出,你一开头就是‘唱红打黑’,‘举国翘首望重庆’啊

” 王容芬博士说,在这篇采访中,莫言对廖亦武的批评做了直接的反批评,这些内容会引起很多读者的兴趣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相关报道 四川老人被遗弃病逝 五子女获刑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以房养老”能为失独家庭解忧吗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开放生育

逾千万计生员何去从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德国话剧团《人民公敌》南京演出夭折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04:19:06

作者:路岽